好吃的粥

李鹏坤 / 2021-01-31


一个月没写博客,今天来写“粥”,这个主题在待办列表里也放很久了。

从何说起呢?“喝粥还是吃饭”在我们的文化中是存在偏见的,在物资匮乏的年代“吃饭的比喝粥的优越”。庆幸没有生活在那样的年代,但是也在家里贫困时,常吃我妈做的,好吃的粥。

再有,近段时间曾有人跟我说,身处这个信息碎片化的时代,唯有领悟基础,静心钻研,才能真正有所收获。简简单单的大米,在水与热与时间的作用下,变成了好吃的粥。

原本想写我妈做的黄豆粥很好吃,黄豆经过一天一夜浸泡后,被煮熟透,舌头轻捻成粉的细腻口感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。记忆被打开,伴随的是木头燃烧的烟火味夹杂着黄豆粥的香气。

最近发现虾仁粥很好吃,洗净的虾仁下入烧开的清水中,熟后捞出,过凉水,虾肉因为突然剧烈的温度变化而紧绷,富有弹性。

虾去壳,虾壳不丢,将虾壳下入干净的热锅,爆炒虾壳,虾壳灼烧冒烟后放少许油,爆炒,等虾壳再次由于过热冒烟,加入刚刚煮虾的热水,虾壳用漏勺捞出,用勺子压漏勺将水压出,后丢掉。

这样得到了虾味十足的虾汤和去壳的虾肉,虾汤再次煮沸后放米煮粥,虾等米煮开花后放入,可以保留更多弹性,煮好后放入自己爱吃的青菜,但是记得将青菜切碎,毕竟粥的艺术是“好入口,好下肚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