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学时期的路

李鹏坤 / 2020-12-03


在没有各种工具前,会有足够的时间,产生很多想法,有足够的耐心思考事情。

在我家走到小学,并不需要花很多时间,在地图上测距,虽然只有九百多米还不到一公里,但对于童年时的我来说,这是一条很长的路。

这是一条沿河的路,河四五米宽,河的这边种有榕树、水衫,对岸是另一条路,也种着行道树,不同在于种的是果树,芒果、龙眼。夏秋,对岸的树丫会长满花,然后挂满果。

芒果黄灿灿的高挂在树上时,隔岸看到的会比从树下看到的清楚很多。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,芒果都被采摘过了,树上仍留着熟得很好看的芒果。上学放学路过觊觎了好几天,又突然会消失掉。龙眼就不一样了,因为龙眼没有那么诱人,是内在美水果。

放学回家时的景色(百度街景 2014-09 摄)

这条路虽然不宽,但是平时车不少,因为这条路通往 105 国道。不管到什么时候,走得最多得应该都是这条路了。

初中时期,上学放学都是骑自行车,所以这路上的风景,最怀念的就是这路另外一边傍晚时刻的鱼塘。

鱼塘的景色(百度街景 2014-09 摄)

当然,初中最印象深刻的还是教学楼下的架空层,架空层可以到饭堂也可以到文亭、操场、停车棚,学校的任何地方,只要想去。之所以这么说,因为你可以在这里静下来思考你要去哪里,有许多巨木做成的桌椅,有很好的绿化,绿油油的爬山虎爬满了崭新的教学楼,灰白的瓷砖与绿的叶呼应。修剪俊丽的罗汉松、香樟、玉兰,以及各种各样的花草灌木。

军训时,为了避雨,我曾在这里半面向左转行军礼;体育周时,实习老师曾在最后一节课带我们从教学楼下来,在这里联系两人三足;我也曾经在这里训练过体能,折返跑、仰卧起坐、俯卧撑;在这里参观科技周的展览;在这里观摩过各个地方的老前辈挥毫国画、书法(为学校布置走廊和各个房间墙面用,当时也有很多学生前来求墨宝的,亲眼见证了“舞动奇迹”这个书法作品的诞生)……

高中是封闭式的,一周回一次家的那种。所以龙安街周六这天早上,会有很多学生,在狭窄且破旧的路两边浩浩荡荡,为了避免事学校还实行各年级分时放学的措施。

学校门口的龙安街(百度街景 2014-09 摄)